苹果真的要造联网卫星了, 这究竟是谷歌式大胆探索, 还是不得已而为之?

m.wkygs.com苹果可能要研发联网卫星或航天器了,而且有较为确凿的证据。 早上这条由彭博社放出的爆炸性信息,让苹果公司继无人车与AR技术的又一个产业探索计划露出了水面: Google内部卫星项目的两位高管被苹果悄然挖走。 其中,John Fenwick曾是Google航天器项目的负责人;而Michael Trela,则是Google前卫星工程项目的带头人。 据消息人士透露,两人已经在几个星期前到苹果“报到”。而他们所要汇报之人,正是当年在Google旗下的智能家居项目Nest最为动荡时期“出走”的前员工Greg Duffy。 对于这个消息的曝光,包括苹果、Google与三位当事人均采取“不予回复”的应对方式。 但这不妨碍我们通过这几位专家的背景及苹果近年来的动作,来继续寻找更多关于苹果要进入太空领域的“蛛丝马迹”。 三个人中,大概被科技圈熟知的应该是Greg Duffy。 作为摄像头制造公司Dropcam的联合创始人,他在2014年6月公司被Nest收购后,就随公司一起加入了Google。 然而,让这位Google老将真正曝光于公众视野中的,却是其在今年1月选择离开Google后,公开批判Nest“不作为”的犀利言论。 在悄无声息地加入苹果后,Duffy的具体职位非但没有曝光,其LinkedIn上最后的职位更新时间也仅停留在其进入Google工作期间的2015年9月。 Greg Duffy的CEO 直到最近,才有消息人士透露,原来Duffy一直在苹果内部领导一个秘密项目,并向苹果硬件与AR技术团队的负责人Dan Riccio直接汇报。 当然,两位技术专家的背景也颇有些复杂。 Fenwick与Trela都来自于卫星影像创业公司Skybox Imaging。前者是公司的创始人,而后者则是Skybox的第一批外部雇佣员工之一。 2014年,Skybox Imaging被Google以高价收购后,发展地其实并不顺畅。 即便Google曾请来航空界经验丰富的老将Greg Wyler来主导这一块业务,但后者仅呆了几个月,便离开Google创建了自己的卫星联网公司OneWeb。 进入2015年,Skybox的境遇更是令人唏嘘。被Google更名为Terra Bella后,这家曾经的明星创业公司便被很快卖给了自己曾经最大的竞争对手——Planet Labs。 至此,Google的“卫星联网事业”基本宣告死亡(但气球联网仍然算是生机勃勃),但与此同时,也不死心地一口气向马斯克的航空航天公司SpaceX投资了10亿美金。 所以,从某种程度来看,两位技术专家的离开,其实是一种“重新寻找出路”的选择。 苹果的谋求航天器市场的苗头其实出现在2015年。 在那一年,苹果低调地收购了一家名叫Aether Industries的空间技术创业公司,甚至连知名的投资数据库Crunchbase上都没有任何相关记录。 而这家公司的“杀手锏”便是一种近空间技术,包括无人机、高带宽无线电收发器与高空悬浮气球的核心技术都与其密切相关。 看到这里,你是否觉得眼熟? 没错,Facebook的联网无人机Aquila就是一种近空间航天器,而高空悬浮气球也是Google热气球联网原理的重要载体。 因此,我们可以猜测,无论是做卫星还是做气球,亦或是无人机,苹果都可能是为了“联网”这个目的。 此外,苹果与波音公司于去年传出的“绯闻”也一度让人们怀疑苹果正在“觊觎”航空航天市场。 根据波音去年上报给美国证监会的一份文件显示,公司已经拟定一份详细的卫星联网计划——通过发射1000枚近地轨道卫星,为更多地区提供宽带接入服务。 而去年就有相关人士透露,这家航空巨头正在秘密与苹果进行接洽,说服后者成为这个项目的投资者之一。 但是,这枚“信息炸弹”很快就因“毫无后续进展”而被苹果其他劲爆的消息所湮没(譬如无人车)。 然而,就在上个月于华盛顿举行的2017卫星大会上,一位名叫Tim Farrar的卫星与电讯分析师却在自己的博客上www.qfsrty.com透露了一个惊人的消息: 有业内人士已经了解到,波音的这项计划恰恰就是由苹果投资的。 对于这个消息,波音公司当然也选择保持沉默。 虽然目前仍不清楚双方是否达成了一致,但可以确定的是,苹果早已有意向进入卫星发射领域。 而当下,随着两位顶级航天专家的加盟,苹果将正式迈入“卫星(航天器)设计、制造与运营”这个昂贵的圈子,几乎是一件板上钉钉的事情。 没错,苹果很可能将与Google及Facebook成为“同僚”与“竞争对手”。 从目前来看,众多科技公司与传统通讯企业在这个圈子里发力的模式有两种: 利用卫星或其他航天器收集图像; 用航天器让更多偏远地区接入互联网。  根据我们刚才的分析,苹果很有可能是第二种,与Google及Facebook基本一致: 如果谋求的是“近地空间技术”,其目标很有可能也是“连接那剩下的数十亿还没有上网的人群”。 那么,为什么要谋求剩下的那几十亿用户?对于包括Google、Facebook及苹果的任何一家公司来说,这都不是一项单纯“为人类服务”的事业。 早在2016年,库克就一直在暗示,苹果智能手机销量在其全球主要市场几近饱和的同时,第三世界国家是其不得不开辟的市场。 当然,即便知名风投机构 Andreessen Horowitz 的分析师 Benedict Evans 曾公开表示,这些国家并不是苹果高端手机的目标用户(与此同时,iPhone在印度等国家的销量也不是多么亮眼),苹果也会“不得已而为之”。 在没有一个可以代替iPhone的苹果产品线出现之前,只有主动开辟新的手机市场,才有机会占领市场;有了联网,才有用户数据,有了用户数据,才机会谈后续赚钱服务。 利用卫星为各地提供联网服务,这不是一个单纯的用卫星赚钱的问题,而是又一个类似于“抢占入口”的问题。 而目前在这样做的,绝对不仅仅是Facebook、Google、苹果这几家聪明的科技巨头。包括美国四大通讯运营商、波音等航天巨头在内的制造企业也在做着类似的事情——为偏远地区研发比现有蜂窝系统有更快的宽带传输速度,降低信息传送的滞后性。  当然,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苹果雇佣两位Google专家的“醉翁之意”也许不在于卫星市场。 华尔街日报的一位航空分析师表示,其目的可能是研发一种能够更快捕捉陆地信息(图像与数据),并可以实时更新地图数据的无人机,以替代自动驾驶汽车目前必须配置的摄像头与传感器。 也就是刚才提到的第一种情况。 当然,这个说法也与Duffy的工作背景相契合,其曾经创建的摄像头技术公司Dropcam就是以研发可贮存图像与视频的互联网安全摄像头起家。 而Fenwick与Trela曾效力的Skype Imaging,其主要业务与这个说法也有吻合之处——靠开发小型卫星来拍摄高清的地形地貌,然后为企业提供人均分布情况、购物习惯等分析服务。 但是,无论是造卫星或其他航天器用于联网,还是制作无人机来捕捉图像,都意味着苹果将走上一条注定不会顺畅的道路。 卫星咨询公司TelAstra的首席执行官Roger Rusch就表示,没有谁能完全保证苹果会参与波音的卫星计划: “看看有多少卫星创业公司破产或遭遇了其他的沉重打击,你就知道这条路不好走。” 没错,这不单单是钱的问题(苹果手里的现金有2800多亿,钱倒是足够了),还有难以突破的技术瓶颈与复杂的市场及政府关系。 在进入21世纪前后一段时期,曾出现过一批雄心勃勃要抢占太空市场的卫星创业公司,但其结局却让人扼腕叹息。 譬如90年代最有名的卫星创业公司之一Teledesic,在10年前就主动放弃了卫星联网业务;而卫星通讯企业Iridium LLC,也在1999年申请了破产保护。 再譬如,经历过一段创新低谷时期、在近年来屡败屡战的Google。  但是,有SpaceX的成功与Google的教训在先,一向谨慎的苹果在这条路上或许会走得"亦步亦趋”,但却可能在卫星市场摸索出一套风险更小的解决方案。 每一个新探索注定困难重重,但却值得去“失败”一下。 www.gashf.com

评论